白灼灼灼灼

空游无依。

【双花】白月光


-双花
-以“我希望一直这样下去”为结尾写一篇虐文
-有私设




夜已深,张佳乐把店门锁好,蜷缩在阁楼的床上,望着窗外。夏日的夜晚星星多些,月儿却不显得黯然失色,微凉的清辉洒了一地,隐约透出些寒气。


张佳乐想起以前在百花的时候。即使是夏休期,他和孙哲平也留在俱乐部训练——那时他们还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,繁花血景刚磨练成型,日日夜夜泡在训练室,磨合、讨论战术。有时他们会因为一个小小的细节——当然是战术上的,他们没那么多时间关心生活——而大吵一架。不过男孩子之间的争吵算不得什么,晚上又勾肩搭背地出去下馆子了。



而现在,退役的张佳乐回到K市开了家花店,生意不好也不坏。偶尔有认出他的粉丝来要签名——多半是真爱粉了。不过大家都很默契地没有到处宣扬,张佳乐也乐得清闲。


孙哲平——提到孙哲平,张佳乐的感情比较复杂。


退役后,孙哲平迫于家里压力,和一位据说是温柔娴静的大家闺秀成了亲。再后来张佳乐和孙哲平也渐渐淡了联系——他们的关系对双方都很尴尬。张佳乐有些拿不准。


真是无巧不成书,张佳乐正纠结着这个问题,然后……就遇到了旅行中的孙哲平和孙夫人。不过转念一想,K市气候温和,夏无酷暑冬无严寒,确实是个旅游的好去处。


小姑娘性子也是活泼,拉着孙哲平就进了花店。“诶,这家店真浪漫!”


“你走慢点,别摔了。”孙哲平似是有些无奈,转而又有些心惊——就像是和张佳乐出门似的,一定得看好了。听到小姑娘的话,抬眸看了一眼店铺,随即有些慌张——这风格怎么这么像张佳乐的百花式打法?小姑娘不玩荣耀,自是没看出来。但孙哲平可是张佳乐的老搭档了,熟悉得很——思及此,孙哲平自嘲地笑笑——也只是老搭档。


孙哲平往木质柜台看去,果然,张佳乐正静静地修剪一支玫瑰的枝条。他还留着栗色的小辫子,一束阳光照在柜台一角,衬得他的轮廓柔和了许多,少了几分锐利的棱角。听见有人说话,便抬起头来,一眼就瞧见了孙哲平。


两人都有些尴尬,张佳乐此时也看见了小姑娘。这是孙夫人吧,挺活泼的哈。张佳乐暗道。然而是个明眼人都能看出来,这性格像极了张佳乐。


“这位先生要买束玫瑰吗?”张佳乐装作不认得他。


孙哲平自是明白的:“一束玫瑰,谢谢。”


张佳乐麻利地包装好花束,递给孙哲平,又低头修剪他的花束。


……


张佳乐拼命地摇摇头,像是要把回忆甩出脑海。银白色的月光遥不可及,还泛着冷光,叹了口气,张佳乐将空调被裹紧了些。


即使他们心知肚明对方的意思,也不会去点破,都不是小孩子了。或许他们更适合做彼此的白月光——遥不可及。


张佳乐觉得,一直这样下去也好。



END







评论(4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