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灼灼灼灼

空游无依。

【双花】山寒水瘦




-双花
-张岱《湖心亭看雪》引发的脑洞
-有私设
-OOC?
-文不对题
-仿佛有什么不科学的地方……不要介意啦(。欢迎提出建议(怎么话这么多(x






接连下了三日大雪,湖中万籁俱寂,觅食的飞鸟
也不曾见。


冬日的太阳本就西沉得早些,此时已是更定时分,天际充斥着如墨的夜色,只远处白雪莹莹。


山寒水瘦,一叶扁舟悠悠往湖心亭去,透着几分淡泊。


湖心亭上,隐隐有昏黄的火光跃动,一炉上烹着烈酒,透出几丝暖意。张佳乐噙着笑,又斟了一杯酒,仰头一饮而尽。耳畔凛风呼啸而过,不减他的兴致。忽而似有水声渐近,张佳乐抬眸,随即又摇摇头,怎会有人如此闲情雅致到这里来……眼中落寞却一闪而过。寒气包裹着他,与外边的繁华隔绝开来,空余凄清冷寂。


孙哲平于扁舟之上,望见远处湖心亭上熹微灯火,心下疑惑,却一言不发。


划水声停下了,舟子隔着帏幕轻语,唯恐打扰到孙哲平——这可不是位好惹的主儿。“公子,湖心亭到了。”


孙哲平断了心中思绪,掀开帏幕大步迈出,上亭一探究竟。


只见一人身着裁剪得体的红衣,细看还有些暗纹,定是造价不凡,以素色丝带挽起的墨色长发略显凌乱,眉目清秀,眼中带着些忧郁。嘴角的一抹笑意在看到孙哲平之后不着痕迹地消失了,张佳乐把酒杯重重放下,颇有些不满地瞧着他。


“你是谁!”心中却隐隐有个猜测。


孙哲平也不恼,不瞬目地看着眼前之人:“孙哲平。”


“……”张佳乐也不知道为什么,但是他不太高兴。“张佳乐。”说罢又转过身去,不看孙哲平。


“不请我喝一杯?”


“可以的话我想拒绝。”


孙哲平忽然就笑出声,被张佳乐瞪了一眼才止了笑,还不忘调戏一句:“你真可爱。”



“……滚下去。”


不过嫌弃归嫌弃,知己难逢,张佳乐心里还是有些喜悦。只是真没见过这样的读书人,张佳乐腹诽。


孙哲平见他许久没有出声,担心他是真生气了,小心斟酌着字句:“抱歉啊,你不要生气,我只是……”觉得你长得好看又合我胃口还那么可爱忍不住撩一撩?似乎又有什么不对,孙哲平只好噤声。



“诶?”张佳乐猛地回过神来,“我没生气啊,就是刚才走神了……”


孙哲平沉默了一会儿,才道:“是我唐突了,这天寒地冻的,不如去我府上吃些茶点?你穿得有些单薄了。”


之前有烈酒暖身不觉得,这一说,张佳乐也觉得有些冷了,好似出门时忘带了狐裘,拎着暖炉就匆匆走了。不觉打了个寒战,略一思索:“那就麻烦你啦。”


孙哲平松了一口气,把自己的狐裘解下,给张佳乐系好。“别着凉。”


END


孙哲平:计划通(x

评论(4)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