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灼灼灼灼

嘿这儿文蛤!没错就是可以吃的那种!emmm已经是一条老咸鱼了。
全职主双花,cp杂食,沉迷冷cp。

【双花/于远】震惊!历届百花队长与菌锅不可不说的故事……



-双花/于远

-不是云南人,可能会有bugˊ_>ˋ

-感谢@-meli- 提供的梗




0.
k市位于我国西南边陲,气候湿润,适宜各种大型食用菌的生长。故此地食菌之风盛行。


据百花老队员张伟所说,每一届百花队长都有吃菌中毒的经历。


1.
“你说孙哲平?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先让我笑会儿……”张佳乐拍着孙哲平的大腿狂笑,无视孙哲平阴沉的脸色,抹掉眼角的泪花,大义凛然地说了下去。


那会儿两人还在百花,大概是老孙吃的菌子没有熟透。孙哲平忽然对张佳乐说:“张佳乐啊你怎么让韩文清跳广播体操?至少让苏沐橙她们来啊!”


张佳乐:“……?”


莫名其妙的张佳乐:“闭嘴?”


2.
说到这儿,邹远想起了第六赛季。孙哲平手伤退役,张佳乐担任队长一人扛起百花,天天泡在训练室里,一遍又一遍地重复那些枯燥无味的训练。


大家都很担心张佳乐,却不知道如何是好。有一天张佳乐提出要去吃菌锅,说是身为k市人从来都没有吃菌中毒看到小人跳舞。队员们都松了口气,觉得张佳乐走出来了。


或许是张佳乐想看小人跳舞的诚意感动了上天,当晚就出现了幻觉。


张佳乐死死攥着邹远的衣角不撒手,邹远尝试把衣角扯出来,未果。天知道张佳乐怎么会有这么大力气!邹远只好和张佳乐并排坐在地上,面对着一面空白的墙。


张佳乐戳戳邹远:“大孙……我们为什么要看猫和老鼠啊……”


邹远当即明白了,前辈这是中毒了。无奈力气不敌张佳乐,只好顺着他:“啊……是因为我找不到遥控器了。”邹远觉得自己真机智。


“好吧。”


3.
第七赛季结束,张佳乐宣布退役,邹远匆忙接任队长一职。邹远瞬间觉得理解了前辈,队长真不是一般人能胜任的。


邹远想到了张佳乐前辈“借菌消愁”的“光辉事迹”,决定把中午的菌加热一下吃。


然后?然后他就中毒了……


邹远一个人坐在宿舍一角,看着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打出了绚烂的繁花血景,悄悄红了眼眶。


4.
后来,于锋转来了百花,成为百花的第四任队长。


于锋从张伟那儿听说每一届百花队长都要接受菌锅的挑战。听起来挺不靠谱,他想。于锋又去问了邹远。邹远一看就很单纯善良。


于是单纯善良的邹远同学眨眨眼说,是。


那天中午,百花战队下馆子回来,于锋和邹远坐在沙发上休息。邹远目瞪口呆地看着于锋不知从哪儿拿出一根黄瓜来递给他:“小远,百花的未来靠我们了!”


邹远还有点感动,默默收下了黄瓜。


谁知下一秒于锋又拿出一根黄瓜,在空气中拼命地划动:“百花龙舟队不能输!”


END


【双花】突如其来的脑洞

-一个小片段
-双花




不知何时,黑云沉沉地压下来,目之所及已是一片昏暗。时而有子弹的碎片擦着头发掠过,路旁的植被已化作一片火海,疯狂地吞噬着一切。隐隐有烧焦的味道传来——燃着的残肢断臂。缺了一只胳膊的人卖力挣扎着,惨叫声此起彼伏。


“快跑!”孙哲平朝张佳乐低吼道。


可是他们清楚得很。跑去哪里?无路可走。只是在黑暗中游走罢了。


孙哲平把张佳乐拉上了一辆还未起火的车,车窗外的景物飞速倒退,仪表盘的指针转到了最右侧。


越往前走越黑暗,像是一头撞进了夜色的怀抱。烈火在后方穷追不舍,封住了退路。


“我们会活下去的。”张佳乐目光灼灼地盯着孙哲平。


“你相信我吗。”笃定的语气。


“别和你乐哥说废话。”张佳乐说完却是笑了。





【双花】一小块小甜饼

-双花
-改编自真实生活经历




联盟成立初期,各战队条件都有些拮据。


张佳乐回忆起在百花的时候,住的是双人间,上下铺。张佳乐睡在上铺,觉得光线足,空气好——孙哲平一直都不太理解,最后也释怀了。或许这就是张佳乐独特的思维方式吧。


双人床有些轻,每次张佳乐爬到上铺床都摇摇晃晃。他就叫孙哲平坐在下铺,美其名曰维护队员的生命健康权。孙哲平对这个说法挺不屑,但总是坐在下铺看着张佳乐爬上爬下。


到了夏天,K市的天气变得潮湿而闷热。窗外绿荫下长久不绝的蝉鸣,屋里旧风扇如迟暮老人,吱呀呀地转动着,带来微薄的凉意。


张佳乐觉得这天气着实炎热,心中烦燥得很,甚至想找人打一架。于是孙哲平回来就看见了躺在地上的张佳乐。


“你干嘛呢?要睡躺床上去。”


感受着丝丝凉意的张佳乐已昏昏欲睡,这一下又被惊醒了,露出一个有些傻气的笑容:“地上很凉快啊,你要不要也躺会儿。”


最后他还是被孙哲平拽了起来。“明天给你买个凉席。”

【双花】白月光


-双花
-以“我希望一直这样下去”为结尾写一篇虐文
-有私设




夜已深,张佳乐把店门锁好,蜷缩在阁楼的床上,望着窗外。夏日的夜晚星星多些,月儿却不显得黯然失色,微凉的清辉洒了一地,隐约透出些寒气。


张佳乐想起以前在百花的时候。即使是夏休期,他和孙哲平也留在俱乐部训练——那时他们还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,繁花血景刚磨练成型,日日夜夜泡在训练室,磨合、讨论战术。有时他们会因为一个小小的细节——当然是战术上的,他们没那么多时间关心生活——而大吵一架。不过男孩子之间的争吵算不得什么,晚上又勾肩搭背地出去下馆子了。



而现在,退役的张佳乐回到K市开了家花店,生意不好也不坏。偶尔有认出他的粉丝来要签名——多半是真爱粉了。不过大家都很默契地没有到处宣扬,张佳乐也乐得清闲。


孙哲平——提到孙哲平,张佳乐的感情比较复杂。


退役后,孙哲平迫于家里压力,和一位据说是温柔娴静的大家闺秀成了亲。再后来张佳乐和孙哲平也渐渐淡了联系——他们的关系对双方都很尴尬。张佳乐有些拿不准。


真是无巧不成书,张佳乐正纠结着这个问题,然后……就遇到了旅行中的孙哲平和孙夫人。不过转念一想,K市气候温和,夏无酷暑冬无严寒,确实是个旅游的好去处。


小姑娘性子也是活泼,拉着孙哲平就进了花店。“诶,这家店真浪漫!”


“你走慢点,别摔了。”孙哲平似是有些无奈,转而又有些心惊——就像是和张佳乐出门似的,一定得看好了。听到小姑娘的话,抬眸看了一眼店铺,随即有些慌张——这风格怎么这么像张佳乐的百花式打法?小姑娘不玩荣耀,自是没看出来。但孙哲平可是张佳乐的老搭档了,熟悉得很——思及此,孙哲平自嘲地笑笑——也只是老搭档。


孙哲平往木质柜台看去,果然,张佳乐正静静地修剪一支玫瑰的枝条。他还留着栗色的小辫子,一束阳光照在柜台一角,衬得他的轮廓柔和了许多,少了几分锐利的棱角。听见有人说话,便抬起头来,一眼就瞧见了孙哲平。


两人都有些尴尬,张佳乐此时也看见了小姑娘。这是孙夫人吧,挺活泼的哈。张佳乐暗道。然而是个明眼人都能看出来,这性格像极了张佳乐。


“这位先生要买束玫瑰吗?”张佳乐装作不认得他。


孙哲平自是明白的:“一束玫瑰,谢谢。”


张佳乐麻利地包装好花束,递给孙哲平,又低头修剪他的花束。


……


张佳乐拼命地摇摇头,像是要把回忆甩出脑海。银白色的月光遥不可及,还泛着冷光,叹了口气,张佳乐将空调被裹紧了些。


即使他们心知肚明对方的意思,也不会去点破,都不是小孩子了。或许他们更适合做彼此的白月光——遥不可及。


张佳乐觉得,一直这样下去也好。



END







【双花】下雨天的小段子

-双花
-很短的小段子
-一个内心比较敏感的张佳乐(。




霸图宿舍。


窗外淅淅沥沥绵绵密密的雨落在屋檐上,顺势而下,不间断地滴落在小水洼中。丝丝缕缕,杂乱地缠绕在一起,织成一张网,令人窒息。呵,好一个无边丝雨细如愁。


张佳乐摇摇头,把手机屏幕锁定,随意丢到一边。


或许是天气的原因,张佳乐心中有一丝不愉。这感觉并不好,却使人流连,淡淡的凉意,伴着浅尝辄止的甜,萦绕着他,勾走了睡意。翻来覆去,无以入眠。


张佳乐望着窗外,雨下得更大了,从天际倾泻下来,豆大的雨点凄凄然拍打着窗。


处在黑暗之中的人总是对光敏感些。手机屏幕发出的光亮似乎要灼伤眼睛,伴随着它的温暖却令人忍不住靠近。张佳乐挣扎着拿过手机,一看,笑了。


孙哲平的短信。言简意赅。“最近有雨,出门记得带伞。”


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,彻夜未停。

【双花】山寒水瘦




-双花
-张岱《湖心亭看雪》引发的脑洞
-有私设
-OOC?
-文不对题
-仿佛有什么不科学的地方……不要介意啦(。欢迎提出建议(怎么话这么多(x






接连下了三日大雪,湖中万籁俱寂,觅食的飞鸟
也不曾见。


冬日的太阳本就西沉得早些,此时已是更定时分,天际充斥着如墨的夜色,只远处白雪莹莹。


山寒水瘦,一叶扁舟悠悠往湖心亭去,透着几分淡泊。


湖心亭上,隐隐有昏黄的火光跃动,一炉上烹着烈酒,透出几丝暖意。张佳乐噙着笑,又斟了一杯酒,仰头一饮而尽。耳畔凛风呼啸而过,不减他的兴致。忽而似有水声渐近,张佳乐抬眸,随即又摇摇头,怎会有人如此闲情雅致到这里来……眼中落寞却一闪而过。寒气包裹着他,与外边的繁华隔绝开来,空余凄清冷寂。


孙哲平于扁舟之上,望见远处湖心亭上熹微灯火,心下疑惑,却一言不发。


划水声停下了,舟子隔着帏幕轻语,唯恐打扰到孙哲平——这可不是位好惹的主儿。“公子,湖心亭到了。”


孙哲平断了心中思绪,掀开帏幕大步迈出,上亭一探究竟。


只见一人身着裁剪得体的红衣,细看还有些暗纹,定是造价不凡,以素色丝带挽起的墨色长发略显凌乱,眉目清秀,眼中带着些忧郁。嘴角的一抹笑意在看到孙哲平之后不着痕迹地消失了,张佳乐把酒杯重重放下,颇有些不满地瞧着他。


“你是谁!”心中却隐隐有个猜测。


孙哲平也不恼,不瞬目地看着眼前之人:“孙哲平。”


“……”张佳乐也不知道为什么,但是他不太高兴。“张佳乐。”说罢又转过身去,不看孙哲平。


“不请我喝一杯?”


“可以的话我想拒绝。”


孙哲平忽然就笑出声,被张佳乐瞪了一眼才止了笑,还不忘调戏一句:“你真可爱。”



“……滚下去。”


不过嫌弃归嫌弃,知己难逢,张佳乐心里还是有些喜悦。只是真没见过这样的读书人,张佳乐腹诽。


孙哲平见他许久没有出声,担心他是真生气了,小心斟酌着字句:“抱歉啊,你不要生气,我只是……”觉得你长得好看又合我胃口还那么可爱忍不住撩一撩?似乎又有什么不对,孙哲平只好噤声。



“诶?”张佳乐猛地回过神来,“我没生气啊,就是刚才走神了……”


孙哲平沉默了一会儿,才道:“是我唐突了,这天寒地冻的,不如去我府上吃些茶点?你穿得有些单薄了。”


之前有烈酒暖身不觉得,这一说,张佳乐也觉得有些冷了,好似出门时忘带了狐裘,拎着暖炉就匆匆走了。不觉打了个寒战,略一思索:“那就麻烦你啦。”


孙哲平松了一口气,把自己的狐裘解下,给张佳乐系好。“别着凉。”


END


孙哲平:计划通(x